腾讯音乐推迟ipo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腾讯音乐推迟ipo(全文在线阅读>

腾讯音乐推迟ipo

问题机构前仆后继 长沙医美行业病灶究竟在哪里

????

  原标题:问题机构前仆后继 长沙医美行业病灶究竟在哪里

  来源:法制日报

  医美机构涉嫌超范围经营套路贷记者采访被斥太折腾

  长沙医美行业病灶究竟在哪里

  有的医美机构无全麻手术资质,却铤而走险非法实施全麻手术;有的医美机构医生没有从业资质,却堂而皇之地开门营业;有的名为整形美容,却以传销模式拉人头发展下线牟取暴利;有的在被主管部门吊销证照后,却“换个马甲”在原址重新开业……

  连日来,《法制日报》记者接到多名消费者投诉称,在长沙遭遇各种医疗美容机构的陷阱,不仅被忽悠花费了巨额费用,而且身体受到了严重损害。

  长沙医美行业为何乱象丛生?相关部门监管是否到位?对此,《法制日报》记者先后来到长沙多个医疗美容机构、部分区县以及长沙市卫计部门进行调查采访。

  问题机构前仆后继

  吊销证照影响甚微

  长沙市民罗女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她在位于长沙市雨花区的美亦医疗美容门诊部做了鼻部整形手术后,出现鼻头感染。她轻信了门诊部吹嘘的所谓“渠道机构”有高额返点,介绍自己的朋友来此整形。结果,朋友也出现了术后问题。

  7月1日,长沙市雨花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在对上述机构进行执法检查发现,美亦医疗美容门诊部获批的诊疗项目,只有美容牙科、美容外科和美容皮肤科,且仅限门诊,并没有取得全麻资质,却违规开展隆胸、取肋骨等需要全麻资质的大型手术,此医疗机构已涉嫌超范围经营。

  长沙市雨花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副局长陈高称,目前已对美亦医疗美容门诊部进行立案调查,下一步也会对这家机构进行吊证处罚。只是,虽然执法人员多次联系这家机构负责人协助调查,但对方都不予置理,不愿配合。

  此外,执法人员在调查时还发现,美亦医疗美容机构的院长兼外科医生易曦由于操作失误,导致100多名顾客出现术后问题。

  据长沙市雨花区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局长黎雪军介绍,易曦之前曾在长沙市望城区、岳麓区等多个地方从事医美整形,因医疗事故频发,转战雨花区,重操旧业。易曦号称湖南鼻整协发起人、湖南省鼻整形沙龙会员,却做坏了100多名顾客的鼻子。目前,这100多名顾客已组建维权微信群,准备联名起诉易曦。

  7月9日,《法制日报》记者致电美亦医疗美容负责人,但这名负责人称,目前正在配合执法部门进行调查,不方便接受采访。

  涉嫌超范围经营的还有长沙尚九瑞恩医疗美容门诊部。

  据当地媒体报道,长沙尚九瑞恩医疗美容门诊部在没有开设麻醉科的情况下,给顾客进行全麻手术,同时存在部分医生涉嫌无证行医的情况。最后这家机构门诊部被吊销营业执照。

  不过,有业内人士称,虽然被吊证处罚,但这些医美机构受到的影响并不大。一些被吊销证照的医美机构往往会带着团队换个地方“另起炉灶”,重新更名后又成为一家合法的医美机构。有的甚至就在原址上换个名字继续开业,职能部门也会照样发证。

  医美贷款漫天忽悠

   yi mei dai kuan man tian hu you

  背后隐藏巨大陷阱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当消费者面对天价整形费用犹豫不决时,一些医美机构往往会用所谓的“医美贷款”来忽悠消费者,宣称每个月只要支付其能承受的费用,即可实现“变美”的梦想。而这种“医美贷款”背后,往往隐藏着巨大的陷阱。

  今年56岁的蒋女士就是受害者之一。她的女儿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今年6月,蒋女士在永州一家美容院老板的忽悠下,来到位于长沙市岳麓区的湖南泊丽医疗美容门诊部,工作人员推荐了一个面部脂肪填充项目,本来说只要数千元,最终却交了27900元现金,并在“佳丽贷”等多个贷款平台贷款50000元才勉强支付完这笔费用。

  长沙市民黎女士同样有此遭遇。

  2017年6月24日,黎女士在长沙丽恩医院面诊做鼻子整形,面诊定价是48000元。院方推荐称,有平台可做分期贷款,并帮黎女士用手机操作,分期贷款3万元,分24期还。不久前,黎女士发现自己的一张信用卡被停掉,另一张信用卡被限额。经查询,黎女士得知是整形美容的贷款出了问题。银行交易信息显示,黎女士逾期四期未还,最后一次还款日期为今年2月27日,当前逾期金额为5652元。黎女士由此变成信用“黑户”。

  今年6月,湖南美漾美学医疗美容门诊部因违规执业,被长沙市岳麓区卫生计生综合执法局立案调查。当事人刘女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当时自己从这家机构门诊部出来时,被数名社会人员尾随并威胁。

  据业内人士透露,湖南美漾美学医疗美容门诊部的最大股东林金虎,因涉嫌“套路贷”,已被宁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立案侦查。

  民营资本大量涌入

  门槛极低机构泛滥

  《法制日报》记者获悉,导致医疗事故频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医美机构违规实施全麻手术。

  据长沙市雨花区卫健局医证管理科科长汤亚子介绍,依照2009年《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美容门诊部只要符合法律规定,便可设立麻醉科室。但2013年新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颁布后,规定医疗美容门诊部不能设立麻醉科室。因此,雨花区没有一家门诊部设立麻醉科。

  “我们已向上级主管部门递交了《关于医疗美容门诊部、诊所能否设置麻醉科的请示》,湖南省卫健委已报到卫生部。”汤亚子给《法制日报》记者看了这份请示。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长沙市,除了雨花区,开福区在5年内也没有给任何一家医美门诊部批过麻醉科。而在岳麓区,医美门诊部只要符合条件就可以设立麻醉科,所以其他区的医美门诊部也往岳麓区移址。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长沙市医美机构多达160多家,岳麓区医美门诊部有近50家,数量居长沙市首位。

  汤亚子称,可能是岳麓区卫健局审批发证参照的是2009年《医疗机构管理条例》。

  那么,设立医疗美容门诊部麻醉科,长沙市为什么会出现明显的双轨制、区域差异化?

  《法制日报》记者联系长沙市岳麓区委宣传部,请其接洽岳麓区卫监局采访事宜,却被告知,岳麓区卫健局主管副局长李国华说自己很忙没时间,记者要采访必须先通过长沙市卫健委同意。

  随后,《法制日报》记者来到长沙市卫健委,向其宣教处处长邓某表明采访来意,并提出想当面采访医证处与综合监督执法处相关负责人。邓某要求记者先填写一张采访登记表,并称将协调时间安排采访。期间,邓某明确表态称,区卫健局接受采访并不需要通过市卫健委。

  于是,《法制日报》记者又来到岳麓区卫健局,办公室彭姓主任称,主管工作的副局长李国华出去开会了,近两天将与记者联系约定采访时间。但随后几天,记者多次联系彭姓主任,对方均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其回复。

  7月11日,邓某来电话称,针对此前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长沙市卫健委已形成文字回复,不需要当面采访。当记者称还是想当面进行采访时,邓某称:“搞得太折腾了,一定要当面进行采访干什么?”

  在记者的坚持下,邓某不耐烦地说,会与相关处室联系。随即挂断电话。截至发稿,记者仍未获得回复。

  “传销模式、医美套路贷、超范围违法执业是医美行业乱象的三大主要表现。”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会长肖征刚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2017年是长沙市医美行业的分水岭。随着大量民营资本涌入,渠道模式进入行业导致经营结构发生变化,带客高额回扣造成了严重的信任危机。目前,长沙70%的医美机构是渠道模式运营,严重扰乱了医美行业市场。

  肖征刚认为,相关主管部门沿用传统医疗标准来套现在的医疗美容。目前,长沙市卫健主管部门对医美机构准入门槛极低、把关不严,导致医美机构泛滥。对于医美门诊部麻醉科的设置,没有统一标准,逐级推诿踢皮球。如今,麻醉科的设置已成行业发展瓶颈。长久下去,长沙的医美行业将更加混乱。

  业内人士对《法制日报》记者称,职能部门要想有效遏制当前医疗美容行业存在的乱象,必须进一步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加强行业协会监督,建立更严格科学的资质审批制度,切实增加执法检查的频率和力度。同时,加大对违法违规医美机构的处罚力度,激活现有的惩戒性条款,提高其违法成本。(阮占江 帅标)

责任编辑:覃肄灵

当前文章:http://www.403024.com/fgmz0812/54679-167912-53115.html

发布时间:05:54:49

dj舞曲??庭堂书香??狗狗书籍??华考范文网??歌曲大全??歌曲大全??狗狗搜索书籍??狗狗电子书免费下载??庭堂书香??dj舞曲??

{相关文章}

发审委员冯小树案魅影闪现矩子科技 实控人占款上亿

????

  叩叩财讯何卓蔚

  导读:2017年4月,最牛发审委员“冯小树案”轰动国内资本市场,这位曾数次担任证监会发审委员、深交所前官员以提前布局拟上市企业,通过违规持股交易,仅以740万元的本金,获利近2.5亿元。作为冯小树在案发前利用他人名义入股的最后一家拟上市企业,矩子科技IPO即将上会,但牵扯入“冯小树案”件的它,利益输送魅影难消。

  本文由叩叩财讯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何卓蔚@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从苹果的Iphone11到华为的Mate30,再到小米即将推出的MIX Alpha,在9月中下旬的这个时间节点,随着各大知名手机品牌商纷纷推出当年重磅新品,在资本市场中,相关产业链概念股也因获得资金的热捧而蠢蠢欲动。

  这对于即将在9月26日上会受审的上海矩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矩子科技”)IPO来说,显然是一个利好的“天时”之机。这家号称名列苹果、华为、小米等国内外知名手机企业重要供应商的企业,在2018年6月正式递交IPO申请,其计划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融资5亿余元共投向4个项目,包括补充流动资金1.4亿。

  从财务数据上看,矩子科技报告期内的盈利能力堪称优秀,虽然2015年、2016年两年间净利润基本未出现大幅增长,且2016年营收还出现了下滑,但2017年则以7381.6万元的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了50%。到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增幅还在进一步扩大,仅六个月便完成了6000余万的净利润,朝着年利润破亿的道路上狂奔。

  亮眼业绩的背后,却并不能掩盖公司治理的种种弊端。与其他大股东一股独大的民营企业相似,近期在资本市场中屡被提及且大案频发的“实际控制人占用公司资金”问题,在矩子科技身上更是表现突出。

  除此之外,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矩子科技此次IPO更卷入了一桩在两年前曾轰动资本市场的大案。

  2017年4月,证监会发布的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揭开了一位曾数次担任证监会发审委员、深交所前官员提前布局拟上市企业的Pre-IPO,通过违法持有、交易股票获取巨额利益的案件,该案当事人名为冯小树,其以他人名义提前入股数家拟上市企业,仅以740万元的本金,六年时间便获利近2.5亿元。

  这便是当年被资本市场称为的最牛发审委员“冯小树案”,冯小树也因此被证监会处以金额高达4.99亿元的罚款。

  “冯小树案发是在2015年下半年,当时从一些渠道听到调查其的风声后,冯便开始对其一些资产进行了‘处置’,这些资产通过各种渠道以或真或假的方式,至少与冯小树在表面上撇清了关系。”一位接近于冯小树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而在几天后即将上会受审这家矩子科技IPO相关股权便是冯小树在其案发前处理的资产之一。

  作为冯小树在跨行atm存取款手续费_侠大资讯网案发前利用他人名义入股的最后一家拟上市企业,矩子科技“冯氏”利益输送魅影难消。

  1)“冯小树”魅影惊现矩子科技

  “冯小树”身影在矩子快递投诉最有效果的..._侠大资讯网科技中的闪现,是源于2015年8月前后一家PE机构在矩子科技中一系列在资本市场中少见的资本运作。

  2015 年8月10日,矩子科技进行其设立以来的第三次增资。经其股东会决议,决定将注册资本由人民币116.96 万元增加至人民币 122.47 万元,新增注册资本中的 3.67 万元由苏州元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下称“元亚投资”)以人民币1600 万元货币资金认缴,剩余的1.84 万元则由深圳汇智复利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智复利”)以人民币 800 万元货币资金认缴。

  同年8月31日,上述股权变动正式完成工商变更,由此,汇智复利以1.5%的持股比例成为了矩子科技上市启动前最后一批引入的股东。

  但令人意外的是,就在成为矩子科技股东才仅仅过了20天,汇智复利突然将好不容易得到了这部分拟上市股份突然悉数原价转让——2015年9月21日,汇智复利将其持有的矩子有限1.50%股权以 800 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元亚投资,从此消失在矩子科技的名单中。

  2015年12月,矩子科技便启动变更设立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开启其IPO之路。

  谙熟资本市场pre-ipo投资规则的人士应该都清楚,无论是汇智复利还是元亚投资,其几乎都是冲着矩子科技即将IPO所带来的投资暴利而来,在该敏感而关键阶段,拟上市公司股权也往往是奇货可居,缘何汇智复利会在一个月前费尽心血而来,却在一个月后匆匆原价退场?

  对于这一异常之举,矩子科技在其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解释称为:“2015 年 8月,深圳汇智复利管理层变动,其经营理念与投资策略发生变更”,对于缘何原价转让,其也解释为“由于深圳汇智复利入股矩子有限时间时间约为一个月,投资人之间对矩子有限的估值基础未发生变化。”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

  据企查查工商资料显示,汇智复利成立于2014年9月9日,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由自然人何晓玉、胡丽娟等人出资设立,其中何晓玉出资1500万元,为持股50%的控股股东,最初法定代表人为施小伟。2015年8月11日,既在矩子科技引入汇智复利并通过股东会决议的一天后,法定代表人变更成何晓玉。

  在2017年“冯小树案”被曝光后,汇智复利与冯小树之间的关系也大白于天下。诸多信息皆一一指出,汇智复利为冯小树在2014年2月从深交所离职后注册控制的首家PE平台,最初的法定代表人施小伟为冯的大学同学,胡丽娟为施小伟之妻,而何晓玉则与冯小树为夫妻关系。

  有汇智复利的员工曾透露称该企业是其待过“最神秘”的公司,除了每月跑工商、税务、交租金等“跑腿”事情之外,基本找不到事情做。该员工称其曾将资质不错的企业推荐给公司,但老板对此根本不予理睬。

  “这家公司的确没做过什么业务,其成立最初只是冯小树招揽生意收取咨询费的一个幌子。冯投资项目一直都有自己的特殊渠道,其】也完全不用员工出去辛苦跑项目。”上述接近冯小树的知情人士透露,矩子科技的pre-ipo项目便是在冯小树把控下汇智复利的第一个投资项目。

  但就在矩子科技股权投资刚刚落地不久,2015年8月下旬,监管部门开始调查冯小树违规事件,而冯也凭借自己多年的人脉提前获知该监管动向。

  “在获知自己被监管层调查之后,冯开始计划外逃海外,同时开始着手处理手中的一些敏感问题资产,一大批资产被其通过各种方式转移或‘脱离关系’洗白,一方面是为了逃避监管追责,另一方面是将有关资产匿名转移留以后用。”上述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9月,冯小树成功外逃海外,被其处置转移的资产中,除了股权投资外,还有一些房地产投资项目,矩子科技的有关股权便是在当时转移处置的资产之一,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才有了汇智复利入股一个月后突然原价转让的“异常”。

  拉萨到纳木错一日游_侠大资讯网上述曾就职汇智复利的员工也回忆称,自从2015年8月11日公司入股矩子科技的一个月后,公司突然停发工资,所有业务全面停顿,原本就不多的员工也纷纷离职解散。

  公开资料显示,冯小树曾就读江西工学院(现南昌大学),后考取浙江大学87级管理工程硕士。1996年冯小树进入深交所工作,先后在技术保障部、公司部、创业板发行审核部任职,2004年起任深交所发审监管部副总监,2012年任深交所上市推广部副总监、高级执行经理。2004年至2007年,其曾任第七届、第八届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

  对于现年54岁的冯小树劳动时间_侠大资讯网而言,通过突击违规低价入股拟上市企业,在企业上市后高价减持,是其屡试不爽的发家之路,也是引出震惊资本市场的“冯小树案”的根源所在。

  “冯小树案”中最为知名的案例便是2007年,冯小树以岳母彭萍嫦名义成立公司,提前入股拟上市公司鱼跃医疗,出资180万元,持股六年后,获利1.06亿元。

  此外,据监管层查明,冯小树还以他人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_侠大资讯网名义在三川股份、宝莱特IPO阶段同样故技重施,皆获得了近亿元的暴利。

  “不排除冯小树在矩子科技中的持股转让是‘障眼法’的可能,既表面是转让股权,实则背后通过抽屉协议让受让方进行代持。”上述接近冯小树的知情人士表示。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矩子科技此次IPO一旦成行,冯小树在四年前“转让”的这部分股权将迎来账面获利的数倍爆增。

  2)大股东夫妇曾占款上亿元

  除了“冯小树案”的魅影难消,矩子科技的公司治理也同样隐患难消。

  大股东占款问题一直都是中国证券市场挥之不去的顽疾,不断困扰着包括监管部门在内的市场各方参与主体,尤其是在部分民营企业中,在实控人一手把控之下,大股东挪用企业款项问题更是屡见不鲜。

  近期资本市场爆出的几起创历史纪录的资本大案,如“康得新百亿资金谜案”、“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等等,其间都牵扯到巨额的大股东占款问题。

  据叩叩财讯获悉,矩子科技此前在其IPO申请报告期内曾存在非常严重的大股东挪用公司款项问题,且挪用数额之巨大也是在近年的拟IPO企业中少见的。

  据矩子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度,矩子科技为了IPO而开始清理与关联方资金往来,资金实际占用方来自于杨勇及其配偶名下的,在2015年度清理的偿还金额便达到10440万元。这也就意味着杨勇及其配偶此前占用公司资金过亿。

  公开资料显示,杨勇为矩子科技实际控制人,其除了直接持有矩子科技32.66%的股份外,还通过矩子投资持有矩子科技9.55%的股份,此外,杨勇妻子之兄李俊,还直接持有矩子科技3.27%股份。

  “在未上市前,大股东占款问题严重,这说明公司内部治理存在较大缺陷,为了上市,短期清理完毕,但上市后,能否长期建立起有效的防范措施则是需要质疑和待估的,这也是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的关键问题之一。”北京一家资深投行人士表示。

  (完)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通信设备_侠大资讯网04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