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体育学生心得体会

中国扫雷舰有一支厉害的士官专家组 平均军龄达17年

????

  原标题:雷海兵锋

  上海某军港,几艘灰色涂装的扫雷舰和猎雷舰静静停靠在码头。虽然吨位不如驱逐舰和护卫舰,但在海上相遇时,不论吨位多大、级别多高的海军舰艇都会向它们鸣笛致敬。

  因为常年和危险的水雷打交道,猎扫雷舰上的官兵被称为“海上敢死队”。“上舰不上扫雷舰。”这句在水兵中广为流传的话道尽了猎扫雷舰官兵的风险和艰辛。

  即便如此,仍有一大批服役多年的老士官坚守在职责使命特殊的猎扫雷舰上。在东部战区海军某扫雷大队,就有一支由14名中高级士官组成的“士官专家组”,他们的平均军龄17年,是猎扫雷舰上的中坚力量。

  反水雷和反潜、反导被列为世界海军公认的三大难题。水雷兼具隐蔽性和破坏性,扫雷兵最清楚它的威力:它能轻而易举地将1000吨的军舰炸成两截,也能让上万吨的巨舰瞬间瘫痪。

  作为“士官专家组”服役年限最长的老兵,49岁的一级军士长王文强多次见过水雷爆炸的场景:伴随着一声巨响,海面上先是涌出一个白色的“小山包”,紧接着腾起30多米的水柱,“像莲花一样绽放。”

  扫雷作业时,扫雷舰和猎雷舰会与水雷保持安全距离。扫雷舰释放扫雷具通过磁场、声场、次声场等物理场扫爆水雷;猎雷舰则是投放灭雷具,携带灭雷炸弹将水雷引爆。王文强说,水雷爆炸瞬间,冲击波袭来,整艘舰都能感受到强烈的震动。

  有一次,王文强在岸上负责监测引爆效果,更加明显地感受到了水雷的破坏力:“水雷爆炸后冲击波迅速传到岸上,地上的泥土像波浪一样,一浪一浪地打过来,人有很明显的冲击感。”

  风险不只存在于水雷爆炸的瞬间。平时遇到突发情况时,这些经验丰富的士官总是冲在最前面。

  在某次实布实扫实猎演练任务中,灭雷具即将吊放入水时,挂放在灭雷具下方的灭雷炸弹拉发索突然断裂,爆炸进入倒计时。“你们立即撤回船舱。”王文强对班里的几名战士下达命令。

  随后,他独自留在后甲板排除险情。拆卸炸弹后盖、取出引信里的电雷管……仅用几分钟,危机成功解除。

  “想想真是后怕,我们是在和死神赛跑。”王文强笑着说,当时自己其实非常紧张,一直在冒虚汗。

  霍邱舰猎雷班长、二级军士长谭爱锋也有过类似的经历。2005年4月,入列不到1年的霍邱舰各项工作正处于摸索阶段,很多流程并不完善。一次回收作业时,灭雷具突然意外落入海中,随着涌浪远离本舰。谭爱锋来不及多想,直接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中。

  “当时海上气温只有3摄氏度左右,但我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如此昂贵的装备有一点损失。”经过与海浪半小时的搏斗,谭爱锋终于将灭雷具安全收回。当战友们把他从海里拽上舰时,他早已冻得浑身发抖,嘴唇发紫。

  扫雷舰吨位小,但物理场对人体的影响不少。舰艇上有巨大的铁芯线圈,通电瞬间会产生强大的磁场,连沉重的扳手也会直立“起舞”。再加上噪音影响,长期在扫雷舰工作会导致记忆力减退等情况。

  但“士官专家组”成员都在舰艇上服役多年,这些不利环境没有吓退他们,他们用坚守和付出赢得了所有海军同行的尊敬。

  反水雷作战是一项系统工程,要求官兵具备高度的专业知识和技能,需要各个战位通力合作。14名士官分属猎扫雷、声呐和机电3个专业,这些也是猎扫雷舰上的骨干专业。声呐专业负责发现水雷,猎扫雷专业负责清除水雷,机电专业负责为舰艇提供动力和电力,三者缺一不可。

  “如果把一艘舰比作一个人的话,电路就像人体的血管一样,既有大动脉,又有毛细血管,渗透到舰艇的每个角落。”靖江舰电工区队长、二级军士长郑常勇说。

  有着24年军龄的郑常勇曾在海军多型扫雷舰艇工作,见证了扫雷装备的迅速发展:“现代舰艇装备已从机械化转变成信息化,每个岗位都离不开电。”

  装备的换代同时意味着专业知识的更新和延展。郑常勇说,现在电工兵必须要成为多面手,不仅要精通电工知识,还需要掌握电子技术、各种自动化监控系统、可编程序知识以及与电有关的机械、液压、制冷技术等方面的知识。

  换一型舰,就要经历一段痛苦的“充电”,14名士官全部经历过这种知识更新换代的阵痛。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新舰列装后的首舰舰员,面临缺教材、缺标准等困难,是装备操作规范的拓荒者。

  服役28年、有着“兵王”称号的王文强曾编写过多本新型扫雷舰装备使用和保养规则,通俗易懂且操作性强,得到海军主管部门批准并印发全海军扫雷舰艇部队推广使用。

  因为经验丰富、专业技术过硬,无论是平时训练还是执行大项任务,这些中高级士官都扮演着“压舱石”的角色。

  2014年,靖江舰在参加海军反水雷演练任务时一台主机突然发生故障。当时舰艇处于敏感海域,海况十分复杂,多耽误一秒就多一分危险。靖江舰动力区队长、二级军士长杨胜海立即带领战士前往主机舱排除故障。

  狭窄的主机舱里,另一台主机正在全负荷运行,温度高达50摄氏度,噪音达到了110分贝。杨胜海不顾机油飞溅,在高温中苦战6个多小时,终于成功修复主机,“上来后鞋里倒出了很多汗水”。

  前不久,扫雷大队一艘扫雷艇在出航前的综合检查中发现声呐显示屏上一组电压参数出错,出航的时间一点点临近,艇上几名士官骨干却一直查不出原因,急得满头大汗。

  这时,昆山舰声呐班长、四级军士长张辉闻讯赶来,经过检测后,他打开显示屏外壳,将角落里两个毫不起眼的按键开关轻轻复位,故障立即解除。

  这种临危受命式的维修案例经常发生在中高级士官群体中。“大部分的重大故障都是士官群体排除的。”杨胜海自信地说。

  2017年,扫雷大队组建了由14名中高级士官组成的“士官专家组”。“士官专家组”组长、二级军士长陈建斌介绍说,出海期间,他们分布在各个舰艇执行任务,靠港时则聚集在一起,开展学习交流、组织疑难会诊、定期轮流授课。

  这一独创性的举措进一步激发了士官群体的服务热情。“以前遇到疑难故障,最多和两三个熟悉的士官商量一下,现在是本专业的骨干一起讨论,碰撞出了很多火花。”陈建斌说。

  “士官专家组”非常注重经验总结,自编了一系列小册子,成为大队官兵必备的排障宝典。服役26年的一级军士长张立军保留着入伍至今20多本学习笔记。每次排除完故障后,他们也会制作一张“病例卡”,将故障表现和排除方法详细整理下来,为带教新人积累了丰富的素材。

  平时,他们会拿出大量时间带教专业骨干,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在扫雷舰上不存在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观念,技术垄断会削弱战斗力。”王文强说。

  这个学习型的小组代表了舰员级维修的最高水平。以前,各舰艇发生故障后分别填报工程单,由厂家派人来修理,“简单的故障也可能上报。”现在,各舰艇的工程单统一汇总到“士官专家组”,由这些士官把关,能够自行修理的研讨修理方案,不能自己修理的再上报厂家,大大提高了装备维护效率。

  “士官专家组”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他们已经取得了多项创新成果。在明亮的成果展示室里,便携式电缆打捞工具、喷油器护套拆卸工具等革新器具摆满了陈列柜,让参观者目不暇接。

  “这些都是我们在一线长期积累形成的操作技术上的革新。”杨胜海说,这些发明创新极大提高了装备操作和维修效率,许多改进后的维修工具已经成了厂家的标配。

  在厂方和科研院所工程人员中,“士官专家组”成员也享有很高的声誉。在历次接舰、维修过程中,他们先后提出600余项合理化建议,为装备持续改进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昆山舰主机班长、二级军士长王占伟在一次任务中发现艉轴密封部位出现故障,这一故障曾多次发生。王占伟通过逐一排查,发现是密封动静环的角度间隙不符合标准造成的,解决了这个之前被认为无解的问题,赢得了厂方人员的高度肯定。

  因为具备扎实过硬的专业技术,几乎每一名“士官专家组”成员在留转阶段都接到过厂方、科研院所和企业的高薪聘请,但他们的第一选择无一不是留队,在艰苦而危险的猎扫雷舰上一待就是十几年。

  “他们是扫雷舰艇上的‘龙骨’和‘脊梁’。”扫雷大队政委孟晓伟说。

当前文章:http://www.403024.com/titbh/124635-200591-84432.html

发布时间:05:41:52

手机归属地查询??菩提文库??浙江企业新闻网??狗狗书籍??舞曲大全??伴读听书??歌曲大全??狗狗小说网??dj舞曲??庭堂书香??

{相关文章}

外星海洋里的生命会是什么样子?

????

地球上一些奇怪的生命形式,可能深深影响了我们对外星海洋生命的想象
地球上一些奇怪的生命形式,可能深深影响了我们对外星海洋生命的想象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 10 月 12 日消息,当人类冒险登上木卫二(欧罗巴)或土卫六(泰坦),深入观察它们冰冻的表面之下时,我们可能会在那里发现新的生命形式吗?近年来的发现使天体生物学家认为,木星和土星的一些卫星是太阳系中最有希望存在外星生命的地方。目前几个主要的太空任务正在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前往那里,寻找可能的生命迹象。

人类的探测器已经拍摄到土卫二表面喷射出的水柱
人类的探测器已经拍摄到土卫二表面喷射出的水柱

  与地球邻近的行星不同冰心的作品_侠大资讯网,木星和土星的一些卫星上存在大量的液态水。例如,科学家认为木卫二含有的液态水比地球上所有海洋加起来还要多。这片水域,以及其中的任何生命,都被一层厚达数千米的表面冰层保护着,免受太空辐射和小行星撞击。

  在土卫二(恩克拉多斯)和木卫二,探测器都拍摄到了水汽的羽状喷流,这意味着两颗星球的内部可能较为温暖,能够支持液态海洋的存在。它们的热源并非太阳,而是来自一个“内部发电机”,可能是核心发生放射性衰变的结果,也可能是其在行星轨道上受到潮汐力作用加热而产生的。

在地球上深海热液口周围聚集的生命可能是了解外星海底生命的线索
在地球上深海热液口周围聚集的生命可能是了解外星海底生命的线索

  目前有证据表明存在海洋的太阳系卫星,包括木卫二、土卫二、木卫四(卡利斯托)和木卫三(盖尼米德)。今年 6 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估计,土卫二海洋大约有 10 亿年的历史。其他研究则认为其历史可能有数十亿年,有足够的时间让生命演化。

  研究者认为这些海洋是咸的,含有氯化钠,就像地球上的海洋一样,这对存在类地生命的前景而言是另一个利好。

如果像木卫二的海洋中确实存在生命,那么它很可能是微生物,必须依靠化学合成来获得能量
如果像木卫二的海洋中确实存在生命,那么它很可能是微生物,必须依靠化学合成来获得能量

  此外,在液态水和海洋下面的岩石地幔之间,很可能存在一个界面。科学家认为,类似的界面为地球上生命起源提供了某些化学物质的关键成分。例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卡西尼号探测到土卫二的羽状水汽喷流中含有某些分子,暗示着其海底很可能存在热液喷口。

  地球的深海中也存在类似的热液喷口。在那里,岩浆与盐水相遇,提供了热量、化学物质和基底物质,有助于形成一些地球生命最初演化时所需的复杂化学物质。在地球海洋的深处,几乎没有阳光,就像木星和土星多颗卫星的海洋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生命。事实上,在地球对立统一规律内容_侠大资讯网上,这样的热液喷口充满了生机。

土卫六可能非常寒冷,但厚厚的冰层下仍然有液态水
土卫六可能非常寒冷,但厚厚的冰层下仍然有液态水

  大约 20 年前,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纪录片《外星人的自然史》(Natural History of an Alien)指出,木卫二海洋中的整个生态系统可能以深海热泉为基础。一组科学家提出,细菌将形成食物链的底层,利用化学合成方式从热液喷口中获取能量,并在海床上方数千米处堆积出高高的沉淀物管道。

  其他生物,比如像鱼一样的食草动物,会刺穿这些管子,吸入大量的细菌作为食物。它们将具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会抵御竞争对手,并保卫自己的牧场。反过来,它们也会被鲨鱼一样的动物捕食,这些捕食者的身体呈流线型,速度很快,能利用回声定位来发现猎物。

  这种对生命形式的猜测比大多数科学家预期的要高级得多。哈佛大学地球和行星科学教授安德鲁表示,即使在地球上,90% 左右的历史中,唯一存在的生命就只有微生物。因此,如果其他星球存在生命,那很可能就是微生物,而在木卫二或土卫二这样的地方,微生物将不得不完全依靠化学合成来获得能量,因此可能只维持很小的生物量。

  哈佛大学“生命起源计划”(Origins of Life Initiative)的主任、天文学教授迪米塔尔表示,存在这样一个生态系统的可能性仍然是有的。该计划是一个支持多学科研究的中心,旨在发现宇宙中是否存在丰富的生命。仅仅因为木卫二的海洋寒冷且缺乏能量,并不意味着那里就不能演化出较小规模的复杂生态系统。

  “猜测很有意思,”萨赛罗夫说,“我的直觉是,在那里有很多可能的演化革新空间。在那里,可能会出现一些很小,但具有掠食性的东西,它将是一个多细胞生物,而糯米网 发现好货发布会_侠大资讯网不仅仅是单细胞。”

  我们计划访问的另一颗卫星就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景象。

  土卫六,又称泰坦,是土星卫星中最大的一颗,也是太阳系第二大的卫星。同时,它还是地球之外已知的唯一表面具有稳定液体的星球。2005 年,卡西尼-惠更斯号任务的惠更斯号探测器在土卫六着陆,传回了类似地球的地貌图片,显示其表面存在河床和海洋。

  但是,土卫六的云、雨和海洋都不是由水组成,而是由液态甲烷和乙烷组成的,二者都是地球上天然气的组成部分。任何存在于土卫六表面的水都会凝固成岩石和山脉,因为其表面温度在零下 180 摄氏度左右。

  这意味着,尽管土卫六的景观看起来很像地球,但实际情况却完全不同。如果有生命存在,它将依赖甲烷,而不是水,而且将是我们不知道的奇异生命——真正的“外星人”。

  萨赛罗夫表示,土卫六上有可能存在生命,并且有理论依据,但这些生命具有“完全不同的、独立的生物化学”。萨赛罗夫的长期目标是弄清楚是否存在另一种生物化学形式,以及如何在实验室中创造出这种生物化学。

  地球上的生命依赖于磷脂质构成的细胞膜。磷脂为两性分子,一端为亲水的含氮或磷的头,另一端则为疏水的长烃基链。这些分子链相互结合,在水中形成一层柔性膜。

  以甲烷为基础的生命则需要另一种方式来形成细胞。2015 年,由化学工程师保利特克兰西(Paulette Clancy)领导的康奈尔大学研究小组发现,由氮、碳和氢组成的小分子可以形成适合土卫六生存条件的细胞。

  从那时起,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研究人员已经证实,土卫六的大气层中存在乙烯基氰化物,这种有机化合物可以提供类似的细胞膜。因此,至少在理论上,土卫六巨大的甲烷海洋中可能存在着能够组成生命的细胞,而这些生命与地球生命截然不同。

  “在某些方面,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只是一个偶然事件,”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天体生物学家特蕾莎费舍尔(Theresa Fisher)说,“我们可以在其他世界的生命中看到大量潜在的多样性”。

  “可能会出现许多新奇的、非常多样化的生物体,占据了一系列新的生态位,”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人类学荣誉教授萨拉布拉弗尔赫迪(Sarah Blaffer Hrdy)补充道,“假设这些生物中的任何一种演化到像鲸目动物,或大象那样具有社会性、智慧和沟通能力,以及像黑猩猩或猩猩那样善于操纵工具,既灵巧和聪明,那它们最终将可以演化出更复杂的技术和文化能力。”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古生物学家劳伦萨兰(Lauren Sallan)认为,外星生命将以微生物的形式存在,而成为微生物的方式非常多。她还张雨生歌曲大全100首_侠大资讯网指出,就多细胞外星生物而言,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我们会认识到,它们在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一切都集中在吸收能源或摄食其他东西来获取能源上,”她说,“但它们这么做的方式将是相当难以预测的。”

  哈佛大学天文学教授大卫夏邦诺(David Charbonneau)说:“我们真的不知道生命的极限是什么。”他指出,这也正是我们需要发射更多的探测器去探访这些卫星的原因。

  好消息是,人类正计划这么做。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今年夏天宣布,其蜻蜓号计划将于 2026 年发射中国证券报_侠大资讯网,并于 2034 年到达土卫六。蜻蜓号将放出一架类似无人机的飞行器,着陆土卫六表面,探索数十个地点,并寻找生命迹象。

  有趣的是,科学家还认为土卫六的冰冷外层下还有一个液态水海洋,这意味着,除了以液态甲烷为基础的奇异表面生命重庆避暑胜地_侠大资讯网外,土卫六的表面下可能还存在更多类似地球的生命。

  在同一个星球上存在不同类型生命也许并不是土卫六的专利,木卫三同样有这种可能性。一些科学家认为,这颗卫星拥有数层不同的海洋,由不同类型的冰隔开,这些冰在不同的深度和压力下形成。如果是这样的话,从理论上讲,每一层海洋都可以容纳不同的生命形式,以适应当地的情况。

  木卫三将于 2022 年接受欧洲空间局的“木星冰月探测器”(JUICE)任务的访问。该任务还将访问木星的另外两颗卫星——木卫二和木卫四,研究的宜居性,并寻找生命的迹象。

  与此同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木卫二飞越任务”(Europa Clipper)计划绕木星轨道运行,并多次飞越木卫二,以考察它是否具备适合生命生存的条件。该任务的发射时间预计为 2023 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在讨论最早在 2025 年向木卫二发射着陆器的可能性。

  此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支持的一项私人计划还将前往土卫二寻找生命,如果该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获得批准,将有望在 2025 年启动。

  然而,要真正弄清楚这些外星海洋中可能存在什么生命,我们还需要派遣一艘潜水器,这将是一项棘手的任务,因为这样一艘潜水器必须钻过几千米厚的冰层才能到达液态海洋。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正在资助一些相关的理论研究。

  2018 年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地球物理联盟(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会议上,伊利诺伊大学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科学家们提出了一个概念,那就是用核动力“隧道机器人”(tunnelbot)在木卫二上寻找生命。他们的机器人会在穿越冰层和水体时采样,通过光缆将信息传回表面。

  但是,如果那里确实存在外星生命形式,那我们可能很难发现它们。也有可能,那里根本没有生命。

  在遥远的未来,大约 50 亿年后,当太阳耗尽氢燃料,并开始膨胀为一个红巨星的时候,它在最终死亡之前将融化这些卫星上的冰层,使它们变得更像地球。到时候,它们的表面应该有液态水,气候也会更温和,这或许会为那里的生命演化提供可能——或者至少能为逃离焦土的地球难民提供避难所。(任天)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单机游戏下载
精彩专栏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